藝術與人文研究調查

內垵社區田野調查


內垵村的花生製油業陳上元 老師

一、     前言

在內垵村曾經有過花生製油廠!?這對於年輕的一輩來說,可能是相當陌生的。在花生盛產的年代裡,花生製油業也隨之興起,除了一方面可以解決當時花生的銷售問題,另一方面也使得民生用油不致於匱乏,由此可知製油業在當時扮演著一個相當重要的角色。在台灣光復之前,內垵村並沒有油車經營者,光復後,本村的南北各開了一家油車,其一是由陳坤元先生創設經營,另一家則是由黃萬福、郭清周及薛必移三人合資經營,本篇報告主要是根據陳坤元及郭清周兩位先生的訪談紀錄整理撰寫而成,有些細節部分因年代已久訪問者本身無法明記而有所缺漏,筆者盡可能將當時兩家製油業的發展過程紀錄下來,期待透過文字的記載,讓新一輩的內垵子弟能對內垵的花生製油有更進一步的認識,也能做為日後學校編寫鄉土教材之參考。

二、      時代背景

(一) 陳坤元經營的油車(以下稱甲廠)

民國38年,內垵村有了第一家油車創設經營,根據陳坤元先生回憶說:18歲的時候,他決定自已經營製油業,主要是因為當時製油的利潤不錯,加上種植花生的人口多,花生產量豐,而且家裡收耕的花生數量也不少,因此決定設廠製油。由於當時家中的經濟能力還算可以,向父親陳屈先生提出製油的想法後,即獲得父親答應出資開設,恰巧父親有位台中友人也在經營油車,經父親介紹便前往台中學習製油技術,一週後,學成返鄉開始經營油車。陳坤元先生所經營的油車,運作約56年的時間,在機械設備無法與他人競爭及花生收成不好而無利潤可圖的情形下,便歇業停止生產,直到今日,所有的機械設備已在時間無情的摧殘下毀損破敗而成了一堆爛鐵(附錄一)

(二) 新發油車行(以下稱乙廠)

新發油車約於民國42年左右開始經營,根據郭清周先生回憶:新發油車是他的親叔叔黃萬福先生提議開設的,黃先生從小便送給黃自立先生(當時內垵益利商行老闆)當養子,在家庭影響下,使他對經商方面頗有興趣,於是找他及親戚薛必移先生三人合力出資設廠經營。為開設油車行,黃先生親自前往台中豐原僱用一位製油師傅,除傳授製油技術外,包括廠房的大小、空間設計及脫殼機、製油機等機器設備的購買、機械的操作等,均參考製油師傅的意見規劃設計,新發油車歷經56年的經營,除因機械設備比不上新的製油機械,競爭力下降獲利降低外,花生的欠收及合夥人之間的意見分歧等種種因素的影響,也讓內垵村最後一家油車加快步入歷史的腳步。

三、      機器設備及員工

要開設一家油行,事前的準備工作是相當繁複的,幾乎所有的機械設備及原料都必須從台灣運送至馬公,再從馬公用渡船(帆船)載運至內垵南岸沙灘,郭先生回憶說:當時因為南岸港口碼頭尚未興建,所有渡船都是停靠在沙灘上,當機械或原料抵達之後,還必須用人力或牛車搬運回家,當時幾乎全家大小都必須協助搬運,相當辛苦。要經營一間油車所需要的機械設備其實是大同小異,1是兩間油車主要的機械設備及員工的分析比較:

1 內垵兩家油車機械設備及員工比較分析表

              

  

甲廠

乙廠

廠房

廠房設置於原內垵校舍舊址,日據昭和12年政府拍賣,由陳坤元父親陳屈先生購得。

(圖3

興建兩間廠房,脫殼廠位於郭清周房舍左側,製油廠位於西側馬路,為後來的建豐製瓦工廠。(圖4)(圖5

石磨

用於壓破花生殼,以人力轉動,數量1

用於壓破花生殼,以馬達帶動石磨運作,數量1

風鼓車

用以分離花生殼與花生仁,手動式

用以分離花生殼與花生仁,以馬達啟動,與石磨同時運作

榨油機

用以壓製花生油,以人力帶動轉軸向內擠壓榨油,數量3架(圖6

用以壓製花生油,以油壓方式帶動轉軸向內擠壓製油,數量2

石臼

用以搗碎花生仁,以人力運作,數量1

用以搗碎花生仁,以人力運作,數量1

爐灶及大蒸鍋

用以蒸熟花生粉,數量1

用以蒸熟花生粉,數量1

員工

僱用6位女工負責脫殼及搗碎花生仁,約78個人即可運作

僱用3位女工負責脫殼及搗碎花生仁,約78個人即可運作

資料來源:調查者自製,2002/11/15

兩家油車機械設備最大的不同點是乙廠的機械設備明顯較為進步,其中脫殼廠幾乎完全是以馬達帶動機械運轉,花生脫殼前,只需將殼花生搬運至固定地點,馬達便會帶動皮帶上的杓子,將花生自動裝滿並倒入石磨中將花生殼輾碎,輾碎的花生自動被帶至風鼓車內脫殼,大型的風葉會將花生殼從窗口吹至廠外,花生仁則在廠內固定的地點掉落,只需以容器裝取即可,因此在機械的操作上相當便利,而甲廠的機械運作主要還是依靠人力,機械設備明顯較為落後,而製油機械及技術不斷改良與更新,確實影響了內垵油車的生存發展。

四、     生產及銷售

(一) 花生來源

要製作花生油少不了要收購花生作為原料,當時西嶼各地種植花生的人口相當多,所以每年農曆的8月至9月份,店內便會派人到西嶼各村莊去收購落花生,一般收購的花生有兩種,一種是帶殼花生,一種是花生仁,以斤計價,其中以花生仁的價格較好。郭先生回憶說:當時新發油車的花生收購工作主要是由他負責,他必須駕著牛車到別村收購,一天從早到晚要來回數趟,數量較多的村莊可能要去幾天才能收購完畢。收購的花生通常用大的麻布袋裝帶存放,以供應該年製作花生油使用。

(二) 花生油

花生油的製作期大致是固定的,一年之中通常自農曆8月收購花生開始製作,一直做到過年前所有的花生用完即停工,其餘月份機械是停止運作的。製好的花生油儲放於200公斤的大油桶內,裝滿數桶後便可運往外地出售,兩家油車銷售地點並不相同,甲廠的花生油主要是運送至台南銷售,乙廠則是賣給當時馬公的信發商行。陳先生回憶說:當時要運送油桶並不輕鬆,要先把油桶以人力抬到南岸沙灘,再用渡船運至馬公,不像今日交通工具發達省時又省力。

大部份的花生油是銷往外地,少部份才留在店內以斤計賣,要買花生油還得自備空油瓶來買油,有些則是拿花生來換油,依當時的行情是3斤花生仁換1斤油,帶殼的花生則要4斤,不過以花生換油對商家較有利,陳先生說:1斤花生仁約可榨6兩油,3斤可榨出約18兩,淨賺2兩油外還有副產品豆餅售出的利益,而且當時豆餅的價錢還算不錯。

花生油以物美味香著稱,廣受大眾喜愛,然在物質缺乏的年代裡,花生油仍是相當珍貴的,郭先生說了一個有趣的故事:有一位媽媽到商店裡買了1小杯花生油這一杯花生油本來是準備要用1個禮拜,她的女兒不知情,炒菜的時候倒太多把油用去了一大半,結果媽媽回來的時候看到非常的生氣,把女兒狠狠的痛罵了一頓。由這個小故事可以知道花生油在當時算是一種珍貴的食品,一般民眾在使用上是相當節省的。

(三) 豆餅

製作花生油有另外一種副產品就是豆餅,豆餅是榨完油的花生豆渣所壓製而成圓餅,通常都是供人作為養豬或魚的飼料,甲廠的豆餅主要是運至台南銷售,乙廠則是賣給馬公的信發商行,當地人很少購買。

(四) 花生殼

是很好的起火火種及燃料,廣為澎湖居民爐灶起火時使用,在花生脫殼的過程會遺留數量相當多的花生殼,通常堆到一定的量就得清除,以免佔據了太多空間。甲廠的花生殼主要供作蒸煮花生時的燃料,乙廠則是低價賣給當時在內垵經營的澡堂作為燃料,花生殼先用麻布袋裝起來後,達一定數量便通知澡堂的人前來搬運,社區民眾如果有需要,通常也免費供他們自行取用。

五、     花生油製作流程

花生油的製作過程相當繁雜,兩家油車的製作方式大同小異,其步驟如下:

(一) 脫殼

先利用石磨將花生殼輾碎後,再用風鼓車將花生殼與花生仁分離,取花生仁備用。

(二) 搗碎

將花生仁放入石臼內以人力搗碎成花生粉,再利用篩網過濾較細的粉末備用,較粗的顆粒必須再次搗成細粉才能使用。

(三) 蒸煮

將細的花生粉放入桶內於裝滿水的大鍋內蒸熟。

(四) 製餅

將五個鐵圈疊放一起,內襯一層乾草(甲廠使用當地採割的牧草,乙廠使用乾稻草),再將煮熟的花生粉倒入,並用雙腳將花生粉踏實,再將上面的乾草包住,就成一餅狀物,待做完16個即可放入榨油機內榨油。

(五) 榨油

將餅狀物放入榨油機前,需將其中的3個鐵圈拿掉,將16個餅狀物一個個排放整齊後,利用榨油機向內擠壓的力量將花生油榨出,並自動滴入油槽內。至此花生油的製作已算完成,最後將油槽內的油裝入大油桶內就可運往外地銷售。

六、     結語

內垵的製油業,從開始到結束大約只有短短十年的光景,就如同內垵的一些傳統產業,在時代的轉變中逐漸被取代而消失。曾經,花生油是人們最主要的食用油,對許多人來說,依然有著一份難以難以割捨的情感,而製油業帶給人們生活上的滿足,在內垵的發展史上亦扮演著一個重要的角色。從筆者調查訪問的過程中,不只知道了內垵製油業的發展歷程,也了解到前人創業之艱辛,更體驗到內垵人對這片土地所投注的深厚情感;曾幾何時,人與土地間的情感越來越疏離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越來越淡薄,我們是否更應該去關心在這片土地上人、事、物?除了要緬懷過去,更要展望未來,希望透過這篇文章的介紹,讓年經的學子們能進一步的了解製油業在內垵的發展外,更期許他們能培養更多愛鄉、愛土的情感。

附錄一 內垵村的花生製油業(調查者拍攝,2002/11/20

010306a.jpg (125364 個位元組)

1 製油設備荒廢多時,多已生鏽毀損

010306b.jpg (143901 個位元組)


2 製油使用的鐵圈,已生鏽毀損

010306c.jpg (123131 個位元組)

3 內垵舊校舍--陳坤元油車的製油場地

010306d.jpg (126657 個位元組)

4 新發油車的花生脫殼廠,位於郭先生住家旁

010306e.jpg (147405 個位元組)

5 新發油車的花生製油廠,位於馬路旁

010306f.jpg (133224 個位元組)

6 荒廢多時的榨油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