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與人文研究調查

內垵社區田野調查


軍人與商店─薛守峰 老師

一、 前言

內垵周圍的營區,在光復後幾年駐紮許多由大陸過來的軍隊,據老一輩說法,當時不僅山上有,連學校、廟裡、村內空屋、甚至住家空房也都住滿了軍人以及軍人的眷屬。當時這種現象對本地居民造成了一些困擾,這些不愉快的經驗中大部分是一些日常用具被有借無還,想去把東西要回來,對方卻擺出要打架的態勢,在部分的人眼中,當時的軍人(本地人稱中國兵)是既霸道又無禮。隨著時代的變遷,阿兵哥的數目慢慢減少,直到今天在村內的馬路上想見到阿兵哥已經不容易了。軍民之間的關係也不再那麼緊張,衝突當然更少了。

當時的軍人帶來了麻煩卻相對的也帶來了商機,據了解,當時社區內有很多為軍人而開的店,包括茶室、澡堂、洗衣店、彈子房等,這些商店現在大多都消失了。希望藉由這次的調查,讓過去這些軍人的商店重現,也讓許多未曾生活在那個時代的人對內垵的過去有更進一步的了解。

二、 白蘭洗衣店

白蘭洗衣店是家歷史悠久的老店(民國42年到民國69年),裡面沒有先進的電器設備,靠的是洪太太(本名為呂浸柿女士)的一雙手,就這樣經營了二十幾年。現年將近八十歲的洪太太,提起當年的洗衣的過程直說簡直可以拍成電影了。

(一)洗衣店的開始

在那個年代,每戶人家的收入都不高,當男人出海捕魚的時候,女人和小孩可能要在田裡工作或者承擔一些雜務。洪太太有個表姊,平常在營區裡收一些軍中吃剩的飯菜,有一天問洪太太能不能放下田裡的工作,幫忙洗一些伙房兵的衣服,為了使家裡面有多一點收入,洪太太就決定試試,那時候她大約二十九歲(民國四十二年)。

於是表姊每天從營區回來時會順便幫她收幾套衣服,洪太太洗完後也會交給表姊送回去。當時洗一套軍服的價格是一塊錢,而洪太太把一半的酬勞分給表姊。

經過一段時間,表姊覺得過意不去(收送衣服比較輕鬆,洗衣服較花時間,酬勞卻一人一半),就建議洪太太自己去營區收衣服回來洗,另一個原因可能是衣服漸漸增加,無法同時兼顧收送衣服及收剩菜剩飯。從此以後,洪太太除了洗衣外還負責收衣、送衣,收入也增加了一倍。

剛開始數量還不多時用個包袱就可以裝完,後來數量增加了,必須用扁擔挑,從比較近的羊山、牛心灣、東埔、西台,遠到燈塔、池東生明營區、甚至竹灣。這些地方都有洪太太的足跡與汗水。剛開始也不能光明正大走入營區,要偷偷摸摸躲在樹下,因為有的營區不喜歡讓人接近,看到老百姓接近會出來趕人,後來情況就比較好了,收送衣服也比較方便。

(二)店名的由來

「白蘭」是洗衣店的店名,聽到這兩個字第一個念頭就是家用的洗衣粉品牌。據洪清潔先生(洪太太的先生)說,在還沒有店名前曾有警員三番兩次找上門,原因是既然從事洗衣工作,就該申請個營業執照。於是洪先生就到鄉公所去辦理,結果承辦人員問洪先生洗衣店是多大的規模,有多少員工。洪先生不好意思的回答只是收幾件衣服回家洗,也沒請什麼員工。鄉公所的承辦人了解後告訴洪先生,這樣的規模也不用申請什麼執照。後來為了方便與其他同業區別,也為了方便稱呼,就取名「白蘭洗衣店」。

(三)學習燙衣服

後來阿兵哥進一步要求洗完要燙平,剛好附近有一個專門在燙衣服的師傅,於是洪太太就請他幫忙。當時一套衣服包含洗、燙要三塊半,洪太太把其中兩塊錢給燙衣服的師傅,自己只賺取其中的一塊半,這種情況約持續了兩三年。因為請人幫忙難免有些不方便,為了不有求於人,洪太太後來下定決心要自己學燙衣服。

當時的熨斗不是插電的而是要在裡面加木炭的老式熨斗,軍服的材質棉的成份比較多,衣服不容易定型,為了使軍服的線條能表現出來,衣服洗完後要浸泡在熱的太白粉水溶液後再燙。最令洪先生印象深刻的是當時手一不小心就會被燙到,還有這些燙過軍服雖然看起來好看,尤其是背部要有三條線和高挺的衣領,但是穿起來又硬又悶很不舒適,尤其是夏天會很容易流汗,可是軍人就喜歡這樣。為了學燙衣服,洪太太想起有個朋友的哥哥正好是是開洗衣店的,為了了解太白粉和水的比例以及浸泡方法,洪太太就千里迢迢趕到馬公找朋友的哥哥幫忙,這位朋友的哥哥也很大方的把方法告訴洪太太,為了安全起見,洪太太還請他把方法寫在紙上。

回到家以後洪太太就依照朋友的哥哥所描述的方式嘗試,第一次的成果是衣服上出現一疤一疤的痕跡,比沒洗還難看。為了找出正確的方法,洪太太有一個禮拜沒去收衣服,部隊的連長原本以為她生病了,後來得知內情後還要自己連隊上的阿兵哥忍耐一點,暫時先自己洗,等洪太太學會之後衣服再送洗。後來洪太太又跑了一趟馬公才發現問題的所在,原來太白粉剛開始要先用冷水攪拌均勻,接著加熱水時也要邊加邊攪拌才正確。學成之後,白蘭洗衣店的收入大幅增加,當然也更加忙碌,連小孩也要加入洗衣、沖水的行列,屋內常常可見一座衣服堆成的小山,而屋外則是從牆上到屋頂,都是排滿晒太陽的衣服。

(四)全家動員

洗衣服完整的程序是要經過收、洗、沖、浸、晒、燙、包裝和送這幾個過程,「浸」指的是把衣服浸太白粉水,「晒」據洪太太所說,現在門口的那種晒衣繩(兩條繩子捲在一起,不用衣夾也不會被風吹掉)全內垵村是她最先使用,她也忘了是在哪裡看到學起來的,當時整個屋前廣場、屋頂,只要是可以晒的地方都不放過,當年那種壯觀的景象可想而知。所謂的包裝是把每個人的衣服分別摺疊好包起來,最初是用一種叫「包裝紙」的紙,後來改用報紙包裝,為了識別哪個營區、哪個人的衣服,洪太太還會替每個人編上號碼,然後在衣服上做上號碼的記號以便區分,當人員異動時再做更動,這種方式使得衣服收送的效率提高,也不會發生弄錯的情形。除了洗衣外,白蘭洗衣店也提供了車縫臂章、領章以及修改褲子的服務,收來的衣服正常的話大約是三天後會送回去,不同的營區收送的時間互相錯開。有時為了趕工,家裡的人要隨時支援,兒子想出去玩,會被留下來當助手,據洪先生說現在高雄還有白蘭洗衣店,那就是他的兒子所開的。洪太太也常帶著三女兒到營區,女兒會幫忙發衣服、收錢,所以洗衣店的工作,是全家總動員的。後來因為阿兵哥的數量減少了,相對的送洗的衣服也不多,洗衣店就歇業了。

(五)後記

談到做軍人的生意,洪太太一直對自己做事情的態度以及信用很感到自豪,雖然當時還有其他同業的競爭,可是白蘭洗衣店卻能屹立不搖,靠的就是做生意有信用;和別人相比,她也多了一項優勢,那就是會開收據,洪太太一直感謝小時候有機會念書,認識了一些字,有點數字概念,使得她開洗衣店的過程中能派上用場。

內垵的白蘭已歇業多年,雖然洪太太的年紀將近八十,在她身上看到的是不輸給年輕人的那種活力和體力,她每天還會到田裡種菜、澆水。當然,這不再是為了增加收入,而是一種休閒活動。白蘭的精神在內垵萌芽,卻在其他的地方持續開花結果。

三、 茶室

茶室,也有人說茶店,顧名思義就是喝茶的地方,開業的年代大約在民國四十一年到四十五年間。根據訪談結果,內垵地區共有八處茶室,其中在145號附近(本地人稱新店)還有三次經營的紀錄(表1。到底是哪家茶室最先開張說法都不一,不過可以確定的是A1A2A3這三家其中一家。當時茶室提供的茶以菊花茶和香片居多,據洪俊典先生表示,那時候的茶品都是到馬公大華茶莊所購買,剛開始賣時是以壺計價,每壺是五角,喝完後不能加水續壺,想再喝就要再叫另外一壺。後來演變成以杯計價居多,當時是價格是一杯一塊錢,一杯喝完了還可以續杯,再加熱水進去沖泡,加水不加價,所以除了喝茶的茶杯外還提供另一個小杯子用來放泡過的茶葉,有的人喝到最後變成了白開水,還是繼續喝。當時可以配茶的點心很少,大部份都是去殼後的花生。

茶室裡的服務生都是女孩子,有的是家裡正好有女孩子可以當幫忙,有的會僱用外地的女孩子。據薛素娥女士表示,她的父親在開茶室之前是原本是賣冰的,因為有阿兵哥到店裡吃冰後反映有冰吃沒茶喝,就建議當時的老板薛萬代先生賣茶,於是透過介紹所僱用馬公地區的小姐,那時候還有個專有名詞叫「請看板」,從開張到結束營業,總共請過兩三個。茶室小姐的待遇如何呢?在洪俊典先生的印象中大約是一個月二佰塊,當時在A6處曾經請過一個馬公地區的小姐,薪水是三個月一仟元,據說是最高薪的。除了馬公地區的小姐外,在A3處也有來自外垵和大池的女孩,此地被公認是當時是生意最好的地方,樓上樓下加起來有十幾桌。

茶室是為軍人而開,一般人也是會到茶室中消費,不過數量不多,大部分是一些一、二十歲的年輕人,去茶室的主要目地是「虧」女孩子,所以吃什麼喝什麼就不重要了,茶室的利潤聽說都不錯,可是店齡都不長,這一點倒是值得探討。

表1茶室統計表

編號

經營者

位置

時間

店名

A1

不詳(外地人)

69號

41

 

A2

薛會

145號

 

41

 

才媽超

 

呂卻

 

A3

薛來領

36-1號

41

 

A4

王李花

125號

41∼43

 

A5

顏金坡

122號

 

41

 

郭天來

44

 

A6

薛南山

142-1號

42

 

A7

洪天堡

158號

43∼45

順利

A8

薛萬代

20-1號

44∼45

金振山

資料來源:調查者自製,2002/12/01

四、 撞球間

內垵的撞球間從民國49年至59年約有九家(表2),其最早的撞球間據洪俊典先生的說法是由外省人所開(B2),後來因為村內的人看到生意不錯,才陸陸續續跟著開,也有人表示是B1最早。這些撞球間其中一部分在民國五十年以前就有了,當時的消費者絕大部分是軍人,計費方式是以場次計而不是以時間計,當時一場是三十元,平時阿兵哥大約在晚上六點半吃飽飯後開始撞球,八點半左右就會回去,本地的年青人有時會撞到凌晨一、二點才散場,當時一位計分小姐的月薪大約八、九佰元。

另一部分的撞球間在民國五十五年後再度興起,當時村內撞球的年青人逐漸增加,遇到天氣不好漁船不出海時,村子裡沒有什麼娛樂可言,只好在撞球間裡打發時間。據說當時有不少好手,雖然談不上揚名國際,卻也在全鄉性的比賽中得過團體組的第一名。撞球間和茶室一樣都會請女孩子當計分員,不過大部分是本地人。

表2 撞球間統計表

編號

經營者

位置

時間

規模

店名

B1

郭盡重

62-10號旁

49

 

 

B2

不詳

138號

49

一桌

 

B3

洪天堡

158號

49∼55

二桌

美樂

B4

郭天來

122號

50∼52

 

 

B5

洪萬歷

148-2號

55

三桌

西風

B6

林天生

50號

57

三桌

 

B7

薛褔順

26號

57∼62

二桌

雙福

B8

才建成

66-3號

57

二桌

 

B9

才喜言

36-2號

57∼59

二桌

喜月

資料來源:調查者自製,2002/12/01

五、 澡堂

早期的房子裡沒有浴室,取水不如今天這麼便利,一般人也不重視洗澡,故社區設有公共澡堂,約從民國39年至58年內垵共設有過八家澡堂(表3)。大約在民國四十年,內垵就有開設公共澡堂,當時的澡堂本地人叫浴間,營業的對象以附近營區的阿兵哥為主,主要的設備是有個公共浴池。洗澡時,先在浴池外把身體污垢洗掉,接著泡在浴池內。據洪清潔先生的說法,他在日據時代當兵時連洗澡都很注重紀律,當時有個月眉形的浴池,裡面有三種不同的深度,最淺及膝;最深至胸部,裡面可同時容納將近五十人。在澡堂所有的人都是一絲不掛,人稍微洗淨後再下水,在浴池內身體不能亂動,手也不能搓,以免污染水源。水的溫度很高,剛開始會有如針刺般的痛苦,不過當身體因熱而排汗後會感到全身舒暢。比較之下,中國兵洗澡就不講紀律,不僅服裝不一,在池內也會用手搓來搓去,洗完後水面上往往都有一層油。

在洪清潔先生的記憶中,位於內垵69號東側(C1)以前是來製做柴魚的建築物是最早的澡堂,現在雖然屋頂已塌陷,還大略看得出浴池樣子,當時洗一次是一塊至兩塊錢。薛嫦娥女士回憶當時是取用門口的井水,燒熱水是利用早期製做柴魚時使用的灶,使用的燃料是製造木炭的失敗品叫「馬腳」,據說燒起來比較沒有煙味。熱水會經過管路自動流到浴池內,由於浴池空間不大,大部份是取用浴池內的水在浴池外洗。

洪清潔先生表示新店的澡堂(C2),浴池內約可容納二、三十人,在呂輝煌先生經營的時候,熱水是用爐灶來燒,使用以煤炭加土漿製成餅狀的燃料。等到後來由呂福耀先生接手時,燒熱水的方式是用鐵桶製成兩個同心圓,最內圈是火燃燒的位置,外圈才是裝水的地方,有入水口和出水口各一個,水熱了會從出水口流出去,而冷水也會由入水口流進鐵桶內補充,使用的燃料也改為花生殼。當時浴池約可裝三、四十擔水,阿兵哥一星期會來三次,由於浴池容量比較大,通常在浴池外沖一沖就會浸泡在浴池內,每次打烊後,浴池內的水要放掉並且刷洗乾淨,新店的澡堂約維持了十年之久。

122號(C3)的澡堂有兩個浴池,據呂王玉女士表示,當時下午的時間都是給阿兵哥洗澡,洗完後剛好可以回去吃晚飯,一般居民洗澡的時間會和阿兵哥錯開,而部隊之間也都會協調好哪一天誰去洗。浴池可供好幾十人泡在裡面,每次洗完後,水都變得又油又髒,現在的人根本不可能用那種水洗澡,所以慢洗的比較吃虧。

後期的澡堂(C5、C6、C7)就比較像現代的浴室開始有隔間,燒熱水也以木材、木炭為燃料。早期因為是開放式的大浴池,所有只有男生會到澡堂,女生通常把水提到房間裡洗。不過在澡堂有隔間後,女生也會到澡堂洗。據許春榔女士表示,當時大人帶著小孩一起去,擠在同一間裡面,因為收費並不是以人頭計算,而是以間計算,當時洗一次是二十五元。

澡堂最重要的資源是水,因此這些經營澡堂的人家都有自己的井。消費者最初軍人佔大多數,後來本地居民上澡堂洗澡日漸增多,有的人兩三天會去一次澡堂;有的大約一星期去一次;也有冬天天氣冷甚至要過年時才會去;當然也有從來沒去過的。近年來,個人的衛生習慣慢慢變好了,現在幾乎每天都要洗澡而且有的人一天還不止洗一次,洗澡不再是應付了事,慢慢講究享受,以前常有皮膚病、頭蝨、臭頭這些症狀,現在已經很少見了。住家內要蓋浴室的觀念也逐漸為人們所接受,現在家家有浴室,甚至樓上樓下臥室內都有。

表3  澡堂統計表

編號

經營者

位置

時間

形式

店名

C1

薛惟佐

69號

39

浴池

 

C2

 

呂輝煌

145號

42∼52

浴池

 

呂福耀

 

C3

郭天來

122號

41

浴池

 

C4

洪天財

157號

44

浴池

得春

C5

林天生

50號

57∼63

五、六間

 

C6

薛褔順

26號

57∼62

一間

 

C7

顏由吉

142-6號

57∼58

四間

 

資料來源:調查者自製,2002/12/01

六、 酒吧與軍樂園

訪談過程中得知過去在B1處曾有過軍中樂園,不過並不是由本地人所經營,軍中樂園提供軍人性方面的需要,本地人是不能去,裡面的小姐是由台灣過來的,數量有多少就不得而知了。

   另外在A2、A3也有外地人租用來開設酒吧,本地人也是不能去,洒吧會有美國的軍人去消費,裡面的服務小姐也是台灣過來的,而且都會講英文。當時常有美國的軍艦、水上飛機、快艇停泊在牛心灣,不少美軍會在海邊游泳,小孩子喜歡跟在他們後面,因為有啤酒、香煙可以拿。

七、 結語

由表1、2、3可看出,部分軍人商店其實結合了澡堂、茶室、彈子房以及其他的生意如雜貨店或菜舖等(A1、A2、A5、A6、A7、A8、B6、B7);也有部分的澡堂和茶室接連換過不同的經營者(A2、A5、C2)。這些做軍人生意的地方現在都變了樣,有的改建、有的變成空屋、有的已荒廢多年一點也看不出以前風光的模樣。僅存的A7和A8變成了雜貨店,其中A8幾乎可以算是歇業了。公廟西側的這條馬路曾經是商家最多的黃金地段,本地人稱「中正路」,由此可知當年繁榮的景象。

隨著時代的變遷、阿兵哥的數量減少後,現在的商店都是以做本地居民的生意為主。商業行為最熱絡的地方也由中正路變成廟口,每天早晚都有各式各樣的流動攤販來擺攤,為軍人而開的商店現在沒有了,以後會不會又興起誰也不敢保證。

 

附錄一  內垵軍人商店分佈圖

010311a.jpg (1020993 個位元組)

附錄二  內垵軍人商店照片

010311b.jpg (134822 個位元組)

1  本地人稱新店,過去經營過茶室、澡堂

資料來源:調查者拍攝,2002/11/20

010311c.jpg (105033 個位元組)

2  過去是內垵最出名的茶室

資料來源:調查者拍攝,2002/11/20

010311d.jpg (148711 個位元組)

 

3  金振山茶室,後來改為雜貨店,現已歇業

           資料來源:調查者拍攝,2002/11/20

010311e.jpg (126488 個位元組)

4  據說是內垵最早的彈子房,現已成空屋

 資料來源:調查者拍攝,2002/11/20

010311f.jpg (125817 個位元組)

5  經營過彈子房、澡堂、理髮店、雜貨店

資料來源:調查者拍攝,2002/11/20

010311g.jpg (148502 個位元組)

6  最早的澡堂外觀

資料來源:調查者拍攝,2002/11/20

010311h.jpg (102304 個位元組)

7  最早的澡堂內部

資料來源:調查者拍攝,2002/11/20

010311i.jpg (123046 個位元組)

8  白蘭洗衣店放置軍服的衣櫃

資料來源:洪清潔先生提供

010311j.jpg (580049 個位元組)

9  美樂茶室使用的茶壺

資料來源:洪俊典先生提供

附錄三  受訪者基本資料

姓名

年齡

經歷

洪清潔先生

80

經營白蘭洗衣店

呂浸柿女士

80

經營白蘭洗衣店

洪俊典先生

63

經營美樂彈子房、順利商號

薛素娥女士

70

住處經營金振山茶室

才許春榔女士

60

曾任撞球間計分員

呂王玉女士

63

母親經營茶室

才媽典先生

75

地方耆老

才媽代先生

72

地方耆老

薛嫦娥女士

80

住處經營過茶室、澡堂

薛惟清先生

80

地方耆老